王俊凱 | 勻速前進

時間帶來了巨大張力。從街頭到即將在坐擁兩萬人的體育館獻唱,有志少年花了六年。王俊凱和他的城市重慶一樣是同構的,從來踏實地站在自己的位置上,既沒有瞬間變線,也沒有突然止步,勻速地在這條命運之路上前進著。那些勻速前進的人,是很難追上的。他是其中之一。

王俊凱 | 勻速前進

王俊凱

從鳥巢國家體育場的舞臺下來后,王俊凱近些天緊繃的神經終于放松了些。我們的采訪也如期而至,在一輛勻速行駛的車內,微弱的導航聲充當著背景音,中間有幾次被他的笑聲蓋過,說起剛剛在臺上“有種夢想實現的感覺”,聲音里的那股興奮勁兒,尚未來得及完全平息。

王俊凱 | 勻速前進

王俊凱

年少有志 從街頭到體育館

這是王俊凱第一次登上八萬人的鳥巢舞臺,作為今年五月天北京鳥巢演唱會的嘉賓,他和五月天合唱了《洋蔥》和《知足》。前者在六年前的重慶街頭唱過,那時他還是個初中生,抱著吉他,童聲多少稚嫩,這日再唱起,已是一副大人樣,黑色的皮衣仔褲,高音飆到了半空中。此時離他的二十歲生日不到一個月,在即將到來的十月底,他將迎來人生中的第一場個人演唱會。舞臺上,阿信有心向大家介紹,他卻不好意思起來,“ 我的演唱會,不在這么大的場館,但是也和我有很深的淵源。”

兩個場館,隔著近六萬名觀眾。他不是沒有在萬人場唱過歌,他已經連續上了四年的春晚,在第四屆聯合國環境大會發表過英文演講。一切關乎自我認知,所有正在進行的事情中,唱歌仍是最大的樂趣,甚至八月在國外工作的空當,他還偷偷跑去看了一場搖滾樂隊RADWIMPS的演唱會去觀摩學習,不忘分享“腿麻了,手麻了,但好嗨”的感觸。

剛過去的八月是他今年中相對忙碌的時間,組合的周年演唱會、完成代言廣告、雜志封面等通告拍攝以及準備自己的個人演唱會都一一提上了日程。整個暑假里,他的聲樂課一直沒停過,其他時間則見縫插針地排滿了通告。應付得來嗎?“還好,努努力還是趕得上的。” 他隔著夜色,倔強地回答。

王俊凱 | 勻速前進

王俊凱

11歲成為練習生,14歲正式出道,一邊上學一邊唱歌演戲,他一直是這樣過來的。今年六月,他主演的《749局》也殺青了,電影從去年九月拍到今年六月,他老老實實地拍了九個月,甚至在老家重慶取景時都很少回家。

過了暑假,他就大三了。兩年前他完成社會期待,考進了自己一早就認定的北京電影學院。大學生活和想象中并無太大差別,多數時間都在上課,在絕大多數的課程里,“最愛的是表演課,因為能解放天性,表達自我”。盛名之下,他收獲到的校園日常是一部分的,無法像普通大學生一樣,隨心所欲地享有自由的空間與時間。一旁的工作人員也承認,工作在身,而2017年新生開學典禮那會兒,他被私生飯跟到學校禮堂的事還歷歷在目。

而他又是相對能自洽的那一個,在哪兒都能睡得著,“ 在椅子上坐著,也可以很快睡著”,倒不是缺覺,就是比較容易入睡,“最拿手的事?只有睡覺比較拿手。”大家都被逗笑了。

重庆时时到底有多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