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宇春 | 百無禁忌 成為自己

這一兩年,李宇春改變了很多。相距不過半米,你還是會覺得她親切而疏離。事實上,即便在人群里,你依然能感受到這個萬眾矚目的舞臺女王,藏于喧囂之下的深重的孤獨感。這讓她顯得“異類”,卻也更加的彌足珍貴。

李宇春 | 百無禁忌 成為自己

李宇春

這一兩年,李宇春改變了很多。在長達1 個多小時的面對面聊天中,她一如既往的認真,但從說話的語氣、不經意的手勢和表情中,卻也能明顯感覺到她更加打開自己了。每一次的提問之后,她會有數十秒的沉思,而她思考的狀態,猶如給自己罩上了一層透明的結界,化妝間里七八個人,沒有一絲聲響,空氣忽然寧靜。

相距不過半米,你還是會覺得她親切而疏離。望著鏡中與14 年前并無二異的那一張平靜面孔,某個瞬間,你幾乎可以腦補出她一個人獨處時,寂靜無聲的生活狀態。事實上,即便在人群里,你依然能感受到這個萬眾矚目的舞臺女王,藏于喧囂之下的深重的孤獨感。對一直獨行在一條無法被復制的人生道路上的李宇春而言,她的世界,不可能被真正的理解和感同身受,但這不妨礙她堅持做自己,堅持將自己的感知、態度、世界觀都融合在創作里,用不同的形態,來做獨一無二的表達。

這讓她顯得“異類”,卻也更加的彌足珍貴。

李宇春 | 百無禁忌 成為自己

李宇春

孤獨的逆行者

李宇春是在日本的一家潮牌店里,偶遇Club Cheval 的這張叫做《Discipline》的黑膠唱片,這是一支很少國人聽聞過的法國的獨立電子樂隊。首先吸引她的是別具一格的唱片封套:黑壓壓一大片套在同一個模式里,像機器人一樣的黑衣人群。其中,只有一個男孩兒轉過身來,選擇與群體背道而馳的方向,他的眼神中有迷惘,但更多的是堅定。

回國后,她開始搜索這支樂隊的信息,少之又少。但恰巧他們在上海有演出,而她亦有朋友在同一個圈子里,于是就促成了這一次新鮮的合作。

Club Cheval 成員Myd 和Sam Tiba 是新專輯主打歌《哇》的作曲人,李宇春是作詞者。事實上,她承包了這張新專輯的所有詞作。

李宇春 | 百無禁忌 成為自己

李宇春

自2009 年開始,她嘗試著自己寫詞,是因為能明白她想說什么的人不多。在以往的專輯創作時,她會發一些邀請出去,自認為已講清楚想到表達的東西,但大多數的詞作者抓不住,“我覺得我可能在很多寫詞人的黑名單里,不是他們理解不到,而是每個人對事物的理解和感受不一樣,你要能恰好碰到對上頻道的人太難。”李宇春玩笑地說。

必須要承認,李宇春是這個時代真正的第一個全民偶像,她這一路沒有可參考的范本。“頭幾年,都是問號,滿腦子的問號,沒有一個人教你,你要做什么?為什么這么做?為什么要接受采訪?為什么要拍雜志?為什么要出席商業活動?唯一開心的就是可以做我喜歡的音樂。”在這個過程中,她經歷了太多的不理解和太多的摩擦,于是干脆把自己封閉起來。

是創作幫她打開了一扇門,她開始寫歌,接觸電影,包括做藝術與時尚等跨界領域里的多元嘗試。經歷了一個從不得不被人雕琢,到努力想要表達自己的態度,再到有足夠的底氣和信心,不受阻礙地展示自己豐富的精神世界的全過程。對李宇春來講,這些顛覆性的改變,都是成長的必經路。

從前幾張專注于深刻地剖析自我,到《流行》開始關注更宏大也更廣泛的社會議題,我們可以看到,李宇春想要做得更多。

李宇春 | 百無禁忌 成為自己

李宇春

如果說《流行》是指向我們所生活的世界,那么《哇》則具體到生存于這個世界的每一個人,借這張專輯,李宇春所要表達的,就是她對于人與世界之間的關系的思考:如何在社會契約下成為自己,如何不被定義,如何從可參照的生活樣本中克服每一條標語的約束,如何以樂觀主義彰顯一切向善與變好的可能性。

“世界上只有一種真正的英雄主義,那就是,在認識生活的真相后,依然愛它”,這句話可以完整地概括《哇》的創作理念。是的,從《哇》里嬰兒的呱呱墜地,到《人間樂園》里的“我想把你藏進口袋,直到死亡將我們分開”,李宇春試圖鼓勵年輕人找回最初出發時無畏無懼的勇氣。

“這個時代對于音樂創作人來說,就是要更真實地去表達自己,以及你所關注的視角。”她不介意別人是否能聽得懂她,“大家能接受,最好;不能接受,我好像也要去表達”。就像她從來都不覺得孤獨是負面詞匯一樣,在《野蠻生長》這張專輯里,她有一句歌詞:“孤獨是一種認可。”

重庆时时到底有多假